頭條新聞 

成交主要集中在量主要集中在江干

11月的樓市持續“低溫”,依然保持著10月的成交態勢。據統計,11月杭州主城區商品房共成交3236套,位列近五年來倒數第二位,環比上個月(今年10月)上漲7.7%。預定方面,11月主城區商品房共預定515套,同比去年年11月下降6%,環比上個月上漲2%,成...[查看全文]

醫療燈具 當前位置 :主頁 > 醫療燈具 >

引入甌江潮水

* 來源 :http://www.663774.tw * 作者 : 黃石宜招航天信息有限公司 - www.663774.tw * 發表時間 : 2020-07-13 14:08 * 瀏覽 :

一位農辦的負責人表示,近年來仰義街道的人口增加迅速,以前京村為例,戶籍人口2533人常駐人口達到19183人,嚴重超出了河道的設計標準,河道黑臭,生活污水排放是主因,工業廢水排放也是的重要原因。

11月2號下午,記者來到溫州市鹿城區仰義街道,在仰義直河涂上段,黑臭的河水令人作嘔。一位擺攤的老人說,二十年前,這里的水還被用來飲用和洗衣,可如今河水經常像墨汁一樣發黑、發臭,這里的河水連手都不敢碰。

仰義街道辦:現在我們每個月大潮水的時候,把甌江的水引進來,到時候就是換一下。

仰義街道辦:排污設施不完善的地區,基本上都是排到(甌江)里面去。

11月2號下午3點左右,在仰義后京電鍍園的閘門打開,大量泛著白沫的河水被排入甌江。在仰義打工的云南人嚴錫榮如此形容:

記者在涂上村的一座拱橋上,看見附近的排水口正在排出灰白色的油狀污水。幾位村民說,除了附近的生活污水外,懷疑附近工業區有工廠直接排放污水入河。

據了解,仰義街道的截污納管工程正在醞釀,該工程可以從把污染源單位的污水截流進行集中處理。但目前情況下,當地只能用甌江水來洗凈黑臭河道,而仰義街道的截污納管工程按計劃最快明年1月份才能出圖紙。

記者走訪了周邊的數家企業,沒有企業承認排污。仰義街道辦的一位值班人員說,環保部門曾來調查過多次,沒有找出污染源。街道辦也多次對排污口進行封堵,但總也堵不住。

仰義街道辦:我們截污納管不完善的話,這個很難,很難治,你用什么生態,用什么化學的東西放進去,效果不好的。

村民:主要是看它這個排污管出來的,生活小區里出來的沒這么毒,沒這么污染,剛剛那個藍的(污水),看得到。

仰義街道還有一條比較嚴重的黑臭河道,是仰義直河后京段。記者在這里的采訪,幾乎經歷了同樣的村民抱怨,企業推脫。在大有印業和華美鎖業門口,不論是河水漲落,不斷排出的暗色污水都清晰可見。

仰義街道辦:對排到甌江。

那么,在現有條件下,如何治理這些黑臭河道?記者在仰義街道辦看到了這樣一份文件——《鹿城區雙嶼、仰義利用甌江潮水置換內河水體的生態調水方案》。這份鹿城區農林水利局與溫州市水利電力勘測設計院編制的調水方案,正在被仰義街道執行。

記者:黑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家族印務:我們印在紙上面,人洗個手,沒污染了,這個排的最多的就是印染和電鍍,這河全黑了,走都不用走,很臭很臭。

當地只有兩家和印染相關的企業,記者隨后來到家族印務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說,企業沒有排污,可能是附近其他工廠的污水。

記者來到了這家兢業染織有限公司,經理吳崇光告訴記者:這條河流被多次舉報,但他的企業沒有排污。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甌江,浙江省第二大河,因溫州古稱甌而得名;甌江,也被稱作是溫州兒女的母親河。據溫州當地老人介紹,十幾年前的甌江清澈見底,鷗窎群歡。可如今的甌江不僅江水渾黃,而且部分河面上還有垃圾漂浮,在年輕的溫州人看來,當年的直飲甌江水的場景,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記者:相當于河水是排到甌江的是吧?

根據一位環保志愿者的指引,記者來到了當地黑臭比較嚴重的另一段河流——仰義直河前京段。距離仰義街道辦不遠,有一個被建筑垃圾、麻袋等捂住的排水口,正在汩汩冒出帶顏色的污水。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志愿者說,這是他第三次來到這個排污點。

據了解,每個月甌江水和仰義的河流要進行五六次徹底交換,而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黑臭水被排入甌江,在當地政府眼中,也是無奈之舉。

一位村民在河流途徑在居民區和眼鏡廠中間,發現了一個排水口正在排出藍色的污水。

居民:夏天的時候是臭的,整個工業區是臭的。

嚴錫榮:你看這些白泡泡,底下就發臭,一刮風來,聞見一大股臭氣。(記者 吳喆華)

此外,在仰義直河后京段,一家鞋業公司附近,記者也拍到了正在排污的管口。11月2號下午,仰義直河后京段河水黑的發亮,清晰的映出了周邊工廠的倒影。

大有印業:印刷廠沒有廢水,電鍍廠排的。

街道辦:這邊一個鋼桶里流出來,幾家一起流,這個管道,我們這邊只能這樣堵一下,治標不治本。堵也堵不住。

志愿者:這個點還在流,我每次過來都是黑色的,這次是綠色的。第一次過來沒有水泥,第二次過來水泥堵住,第三次過來建筑垃圾,還是堵不住。

村民:好臭了,家里馬桶的水不是這樣子,馬桶的水比這還干凈,不是這樣子。洗衣服的水洗廠、皮革廠嘛,總要找個地方是嘛。

據了解,后京電鍍基地有專門的污水處理廠,被懷疑的悟九電鍍廠表示他們絕無排污可能。

悟九電鍍:進去多少噸水,出來多少噸,有沒有往外排,他(環保局)都是知道的。這個水要排進去就完蛋了,人都要坐牢了。

記者:現在這水還能用么?

志愿者:這些污水沒有經過任何處理就往甌江排?

王方移膜革廠:本身是雨水管道,應該是很清的,怎么這么臟,我們沒有排,這個誰到底是哪里出來的,我要把他找出來。附近搞個污水處理池才對,這個路上一個是污水一個是雨水,都是一起流到河里的。

兢業染織:環保也過來幾次了,我們自己也試了,用乒乓球,我們這水流不過去,我們的水都是清的,我們這里絕對是沒有的。

一位負責打撈河道垃圾的老人把污染源指向一家染織廠。

據介紹,不僅是在仰義,部分溫州市排污設施不完善的地區,河道的污水最終都直接排入甌江。

河道清理工:這么黑,外面的廠里,洗牛仔褲,把水流在這里。環保來,我說了幾次不聽。

該方案以七月份為例,提出甌江高潮出現在7月9日到11日,根據預報潮水位,這三天可以通過盡量放空河內河水,然后利用高潮位與內河水位差,引入甌江潮水。通俗的說,就是每個月當甌江大潮時,開閘用甌江水與內河水進行交換。記者11月5日上午來到仰義直河后京段,11月2日原本黑色的河水已經變為何甌江水一樣的黃色。仰義街道辦一位工作人員也證實了這樣的做法。

仰義直河涂上段

據了解,自從仰義工業園建立之初,排污現象就已經開始。除后京電鍍基地93家企業之外,還有皮革廠、印染廠等60多家工廠,還有一些家庭作坊。但工業園的排污設施卻沒能跟上。不僅污水處理廠急缺,而截污納管工程遲遲未進行。上周末溫州的一場小雨后,王方移膜革廠的老板打開了自家雨水管道,管道流出的水是黑色的,貌似有工業廢水流出。

華美鎖業:我們這邊是自己加工的,沒有用水,對面電鍍廠排的。

村民:現在怎么用,這個手都不能洗,洗了要爛掉。

據了解,仰義直河前京段、仰義直河涂上段和仰義直河后京段,每段河道長度都在1000米以上,幾乎全程都有被污染的情況,這些河流最終都匯入甌江。那么這些河道黑臭的原因是什么?河道的黑臭水到排到了哪里?

仰義街道:一個是原來我們這里是工業區,有一些是工業,還有個生活污水,因為工業區建立以后,人員多了,除了工業還有生活污水,也是排到河里的。

不幸的是,已經不復清澈的甌江,仍然正在受到傷害。記者近日在溫州市鹿城區仰義街道采訪時發現,部分河道嚴重黑臭,周邊一些企業、居民的工業、生活污水直排入河。由于污水處理設施不完善,當地政府解決這些黑臭河道的辦法,竟然是每逢甌江大潮時,將黑臭河道里沒有經過處理的污水開閘直接排入甌江,再用甌江水填充河道。據介紹,在溫州,部分排污設施不完善的地區,也采取了這樣的方法。

附近的居民說,這種現象存在五六年了。

仰義街道辦:我們這邊沒有污水處理廠,這臭也只能這樣,不然這邊抽也抽不掉。

記者近日來到仰義街道,在一位值班人員的電腦上,對仰義街道的河道有這樣的描述,“仰義街道共有九大河道,陳村河為垃圾河外,其他均為黑臭河,污水垃圾入河現象嚴重,周邊多為舊村、住宅、企業,是鹿城西片主要的垃圾河、黑臭河集中區域”。

記者:這個做法得到上面同意了么?

上一篇: 在北京頒獎期間 下一篇:沒有了